曾经那只是一个梦

2018-02-26

被早上6:00的闹铃吵醒,我像往常一样关掉闹铃,重新躺下,试图再次闭上眼睛。

一个寒假这样的生活,不习惯也习惯了。

然后我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爬起来穿好衣服。

太阳还没有升起,街道也不曾喧嚣,冰雪也没有消融,居然就开学了。

大年初十,这在往年都是欢庆的日子,可是这一年,却变了样。

年前集训,过年在家刷题,初期又开始集训,这就是我的假期。

作业什么的,似乎是半个世纪之前的事情了。

文化课每天学一学,没有花大量的时间。

我知道这是我的宿命,也是无数的OIER,甚至无数的竞赛狗终将面对的日常。

而那个梦似乎曾经离我很远,却忽地又近了,甚至我只要一伸手,便可以将其揽入怀中。

恍惚间吃完早饭,穿好校服,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

嗯,今天脱产,就今天。

我有一等奖谁拦着我(其实一等奖虚得要死

不管怎样是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我努力了我不后悔。

到了班级发现班主任在跟别的同学谈话。

连忙拿着申请表跑到机房找到光老犇。

“啊,放我桌上吧。”

我愣了愣。

岂不是还要上第一节语文课??

完了。

第一节课真是煎熬啊。

被D了一发没有写拜年信(被要求补上??

然后莫名的成了这学期第一个演讲的人。

真是一败涂地呀。

下课跑到机房找老犇,发现写有教练签字的一栏空着。

妈耶这办事效率!!!

于是我竭力说服老犇让我先拿去给班主任签字。

“你先放这吧,我问问看学校同不同意。”

此时无声胜有声。。。

回教室继续上课,得知了明天收假期作业。

但如果学校不让,那就算大家都同意,我也没有办法呀。

在煎熬了一节课之后,我尽力说服自己好好听课。

于是在文化课的陪伴下度过了一个上午?

每节课间到机房看看光老犇的桌面,似乎那几张纸没有动过。

中午出去吃饭,看到了刚进校门的年级主任。

吃完饭到机房,把上午的事情告诉了母上。

母上表示要联系老师,并告诉我作业不用补课不用听。

真是万事俱备只差东风。

下午又上了一节生物,然后是两节信息。

在信息课来机房,光老师要齐了大家的申请表。

终于要有动作了。

上了一节半,终于等来了光老师的消息:

我找过主任了,他同意了。

我就说过学校不让是不可能的吧。

于是改了两个月没有改的群名片?

我终于脱产了,不用写作业,不用考大练习,不用在竞赛与文化课的夹缝里彷徨。

然后去找光老师要单子,毕竟需要给班主任看。

“主任还没签字呢!”

同意了不签字,真是没有办法。

光老师下楼找主任,我们赶着上课铃回班考大练习。

大练习考完没事干,翻了翻生物必修二,感觉比必修一有趣多了。

再上楼主任的字终于签完了,拿着单子找姜老师,但是上课铃响了。

反正是英语课,没事,上就上。

抢了一点时间和班主任说了两句,十分顺利,他表示很资瓷。

于是我们达成了一个约定:明天开始脱产。

明天开始,真是悬崖勒马。

想到明天如果不能脱产,我就即将面对一周之内补六科假期作业的事实,真的是有点后怕。

一切不顺利的事都过去了,真是浑身舒爽。

问了一下物竞lbx和数竞lmh,比我晚一天啊哈哈。

我真是雷厉风行啊。

什么感谢的话都说出来了,谢谢老犇,谢谢母上,谢谢老姜,谢谢主任,谢谢我?

是的,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自己。

从noip之后进入低谷,OI文化课两边一起挂。

北大营30分,被佳木斯的dmf和dbyc的ggn踩在脚下。

甚至养成了不想打代码的陋习?

CF的rating一直往下掉,但是并没有敲响警钟。

然后这一个假期,所有时间拿出来学OI,攻克了许多新知识点,刷题数猛增。

才终于初步得到认可,被准许脱产?

学竞赛并不比常规课轻松,常规课老师逼着你学,竞赛就靠自己。

我知道我还要努力,面对难题不能逃避,逼着自己去打一些长代码。

只有这样我脱产才有价值,我选择OI才是正确的。

因为我喜欢,我就去做,这不是真正的喜欢。

因为我喜欢,我就一定要做好,这才是。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于是我对那些嫉妒我的人微笑,可以不写作业,就一定轻松吗。

竞赛的路并不比常规课的好走。

但不论怎样,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这是我离梦最近的一次,我要让它变为现实。

 

2018年2月26日晚于机房

 

 

 

2 People reacted on thi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